包子协奏曲

四年的时间一晃而过,自从罗素研制成功生育胶囊之后,大哥艾迪的家里就多了个白白胖胖的大儿子。卢卡中招和怀孕期间的各种艰辛揭过不谈,小宝宝生下来就受到了众多家人的疼爱,首当其冲的就是卢卡本人,虽然当初被‘陷害’的事让他耿耿于怀,但孩子是无辜的,更何况小包子确实非常惹人疼爱。

艾迪和卢卡的孩子取名叫迪卡,各取了双方名字里的一个字,虽然取名的方式很庸俗,但好歹组合起来的名字不会让人感到奇怪。

迪卡今年四岁了,发色上随了卢卡,是一头鲜艳的红发,不过长相上却随了艾迪。艾迪五官的线条其实并不冷硬,相反有种俊秀英挺的气息,只是因为表情过冷,才会让人产生对方脸部线条很冷硬的错觉。

迪卡则不同,虽然顶着艾迪的缩小版脸蛋,但是他却很喜欢笑,只要有人给他零食和玩具,他就会粘着那个人不放,在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

试问,顶着艾迪缩小版脸蛋的微笑杀伤力是多大?这只要参考那些围在小迪卡身边,脸上震惊不已,穿着各种军装的军部壮汉们就知道了,他们在头儿手下混了那么久,就从没幻想过头儿笑起来会是什么样,但是当看到小迪卡的一刹那,这些壮汉们都悟了,头儿不笑果然是英明的,从此这世界上又少了个和他们抢雌性的妖孽。

可能是小迪卡让他们集体脑补了头儿小时候的模样,所以这群壮汉们对小迪卡那可真是疼到骨子里去了,不过最疼小迪卡的还是卢卡,常年被艾迪那张冰山脸虐到的卢卡也只有在自己儿子这里才能得到安慰了。

迪卡四岁的时候,小白已经六岁了,至于小灰和修帝则分别是八岁和十一岁,八岁的小灰已经是一只可以初窥日后威风帅气的少年狼了,虽然他还是像过去一样懒惰不已,没事就喜欢找个小角落打盹儿,不过罗素和斯雷卡都知道,这孩子已经把爪子和牙齿磨得很锋利了。

小灰和修帝这个年纪已经上了小学,自然照顾不到迪卡,于是照顾迪卡的活就落到了小白的身上。小白在幼儿园可谓是地方一霸,不论是小班、中班还是大班,没有一个孩子不唯他马首是瞻,昔日‘兽王’的风采可见一斑,虽然是强行用武力压迫的……

既然小白混的那么好,艾迪没道理不打小白的主意,凭温艾迪和罗素的关系,那就是几句话的事情,于是再凭罗素对小白的威慑力,小白即使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也只得接下照顾小包子的活儿。不过小白的算盘可是打得叮当响,不就是照顾个小屁孩吗?哪里轮得到他亲自上场,随便找几个手下的小弟去护着就行了。

小白的如意算盘打得虽好,但现实却很残酷。幼儿园的那帮蠢孩子,最大的才六岁,你能指望他们把命令贯彻到什么地步?最多也就是想起来的时候看着点,想不起来的时候……该干啥还是干啥。

于是……迪卡被欺负了,按理说,以迪卡这么懂事的性格,这么精致的小脸蛋儿,这么甜美的笑容,幼儿园的熊孩子们怎么也不至于欺负到他头上,但坏就坏在……小时候,有一种变扭的感情就是……喜欢他就要欺负他!

看中迪卡的熊孩子为了引起迪卡的主意,终于在某天对他伸出了‘魔爪’,除了去扯迪卡的头发以外,他还抢走了迪卡的午饭,虽然这些事在大人眼里看来没什么,不过对于小孩子们来说,这已经足够惊天动地,十恶不赦了。

迪卡虽然是个小少爷,从小要星星就有星星,要月亮就有月亮,不过卢卡和艾迪都把他教得很好,所以迪卡不是娇生惯养的性格,即使受了委屈,眼泪在眼眶里滚啊滚的,他也会拼命忍住小眼泪,装作坚强男子汉的模样,但殊不知这个忍哭的表情落在对他有好感的人眼里更是要命。

在迪卡受委屈的第二个星期,终于东窗事发了,第一个发现迪卡受委屈的人是卢卡,卢卡去接迪卡放学的时候,发现儿子全身是灰,在细问之下,发现儿子怎么都不肯说,甚至还拼命忍哭的时候,卢卡就知道事情不对劲。卢卡是谁?那可是把儿子当成他当年那些红粉知己来疼的超级‘风流’好男人,即使瞥开这个不谈,就冲迪卡是他吃了那么多亏,疼了那么久才生下来的孩子,卢卡就不会善罢甘休了。

在卢卡身为政的情报线下调查这玩意儿真的有需要动用这个?,卢卡很快就查出了欺负迪卡的同学是谁,不过卢卡并没有急着下手,而是把这件事告诉了艾迪。

艾迪闻言,只是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这件事。隔天上班,艾迪从军部的系统里调出了某个熊孩子家长的档案,进入资料库里后,熊孩子父亲的名字赫然列在陆军第五部队的名单上。

艾迪面无表情的打开光屏,给自己的属下打了个电话,属下一见是铁血参谋长的来电,立马颤颤巍巍的接起了,心里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又有哪里出了错。

“参谋长大人,有何吩咐?”

“编号LJ29883920383,派他去CB99训练营一个月。”艾迪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

“哈?”属下一愣,随即用另一只手立刻调取这人的档案,“萨尔亚?陆军中尉?参谋长大人为什么会突然想调这个人去CB99训练营?”

“派他去。”艾迪没有做出任何回答,只是用机械化的语调又重复了一遍。

“可是CB99训练营可是超精英训练营,中尉的军衔就去哪里,恐怕……”

“派他去。”依旧是毫无起伏的语调,透着金属般冰冷的质感。

某个属下闻言不禁抖了一下,然后立刻答道:“遵命,参谋长大人。”

挂断电话后,属下带着点同情,又带着点惋惜的看着屏幕上某个笑得灿烂的男人,默默在心底叹了口气,真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了,CB99训练营可是公认的恶魔训练营,进去一个星期就能脱层皮,两个星期变成干,三个星期……化成鬼,至于四个星期,这太可怕了,几乎没有人敢去想。不过但凡从训练营里出来的军人,几乎个个都是以一敌百的好手。

不管怎么说,参谋长大人这种没有感情的冰山男应该不会是为了报私仇才把对方送进那里,估计是看中了那家伙的潜力,他是不是应该和CB99的教官打声招呼,让对方好好关照一下萨尔亚?

只可惜……某个属下完全猜错了自己长官的意思。事实证明……即使是再公正无私的男人,在面对宝贝儿子的问题时,也是会公报私仇的。

另一方面,因为小白没有尽到保护迪卡的责任,所以他遭到了极其严厉的‘惩罚’。

“扣零用钱。”罗素表情平淡的说道。

“哈?”小白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扣你三个月的零用钱。”罗素补充道。

“这不公平!”小白跳上了沙发,义愤填膺的挥舞着他的小拳头。

罗素淡淡的瞥了一眼小白,再次开口道:“扣半年的零用钱。”

“你这个暴君!这是欺负儿童!这是家暴!我要申诉!”小白忿忿不平的吼道。有人说识时务者为俊杰,继续吼下去,可能连一年的零用钱都没了,可小白是谁?那可是一肚子坏水的祖宗,没了罗素,他还有斯雷卡呢!斯雷卡才是他亲爹!

所以说麒麟啊麒麟……你的尊严都到哪里去了?

罗素懒得再理会小白,从沙发上起身的时候,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说道:“斯雷卡,你也是一样,不许给小白零用钱,否则从今天起睡沙发。”

斯雷卡:“……”

小白:“……”

一分钟后,厅里响起了小白悲愤欲绝的叫声,“这……这不公平!!!”

包子成长曲

小灰和修帝因为家人的安排,被分进了同一所小学就读,八岁的小灰还是没有办法变成人,所以在学校里,他是最受瞩目的存在,毕竟大部分人在这个年纪都还没有契约兽。

狼形的小灰漫步在校园里的时候,绝对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蓬松的毛发,竖起的小耳朵,长长的尾巴以及灰色的小眼眸,这一切都让学校里的雌性们喜爱不已。

小灰班级里的雌性们仗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便利,有事没事就喜欢围在小灰的周围,捏捏他的小耳朵,蹭蹭他的小脸蛋,抓抓他的小尾巴之类的,总之玩得不亦乐乎。

照理说,小灰遗传了他父亲优良的基因,长相上不说威风凛凛,起码也该是正气凛然,让那些雌性们不敢轻易对他下手才对,坏就坏在……小灰太懒了,能蹲着,他绝对不会站着,能躺着,他绝对不会坐着,这也是雌性们敢如此肆无忌惮的理由。

小灰从不抵抗的理由还有一个,随着身体的成长,他的毛皮越发的厚实,一般的‘骚扰’对他来说就像抓痒一样,根本没有任何感觉。

小灰这么受雌性的欢迎,当然受到了全班雄性们的敌视,虽然罗素发明了生育胶囊,雄性和雄性之间也能诞下孩子,但是几率却较低,而且雌性对于这群孩子们来说,总有种神秘而高不可攀的感觉,所以比起找个雄性过日子,这些小屁孩们还是更向往柔软美好的雌性。

成为全雄性公敌的小灰自然也面临了和迪卡一样的待遇,那就是被欺负,不过小灰显然比迪卡更惨,毕竟当初欺负迪卡的小屁孩只是一个人,而且四岁的小屁孩绝对手段有限,但是八岁的孩子们那可就不一样了。

这个年纪的孩子已经有了成群结队的概念,简单的来说就是抱团,一个人做坏事难免有心理负担,但如果是一大群人的话,这个罪恶感和负担都会减到最小。小灰班级里的雄性们想的办法也很简单,那就是把小灰骗到学校无人的角落,然后给他点颜色瞧瞧。

只可惜这些小屁孩们也遭遇了阻碍,那就是小灰很懒,根本骗不动,最后还是某个有点脑子的家伙用了食诱法,才把小灰骗到了小角落。

“莱特!告诉你,别以为用狼形讨那些雌性欢心他们就会喜欢你!你就是个不能变成人形的蠢货!”头发根根竖起的小屁孩指着趴在地上啃骨头的小灰,忿忿不平的叫骂道。

“没错!要是你还想在班级里混下去,以后就给我们聪明点!不许再接近那些雌性了!”

“就是就是!”其他人纷纷附和了起来。

小灰就像没有听到那些人在说什么,依旧默默的啃着骨头,这反映无疑激怒了其他人,领头的竖发男孩大喊道:“兄弟们,抄家伙!给他点颜色瞧瞧!”

周围的小屁孩们闻言,立刻用刚刚选好的武器,齐齐朝小灰袭去,所谓的武器也不是多了不起的东西,无非是石块或者是树枝,比较可怕的是魂兽小孩,他们甚至运用起了自身的能力,朝小灰发动了攻击,所幸的是年纪尚小的关系,威力都不强。

第一波攻击之后,小灰看上去狼狈不已,有不少毛发都发黑了,因为其中有人的能力是火,但他还是懒洋洋的趴在地上啃着骨头,就好像对刚刚的攻击毫无所觉一样。

周围的孩子们迟疑了,不少人小声嘀咕道:“怎么回事?他都不疼的吗?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难道是我们的攻击太弱了?”

“不会吧,你没看他连毛发都焦了吗?”

领头的竖发男孩是一个回过神的,他见小灰没有反应,心中更是郁闷,“兄弟们,难道我们要让这臭小子看不起吗?全都给我再用力点!”

“这……”

“大哥,我们已经很用力了!”

就在小灰继续遭受欺负的时候,远处传来了一个好听的声音,虽然声音的主人听起来似乎很愤怒,“你们这群家伙到底在干什么?!”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修帝,十一岁的修帝已经褪去了小时候的婴儿肥,精致的五官可以初窥温斯特当年的风范了,即使是在生气的时候,狭长的眸子里依旧流转着浅色的银芒,有种夺人心魂的魅力,外加上少年颀长的身躯,微敞衬衫下隐约露出的锁骨,简直对这些情窦初开的小屁孩们充满了杀伤力。

“修修修帝学长……”已经有人红着脸开始结巴了。

“天啊,然真的是修帝学长……”大家开始骚动了。

修帝看到受伤的小灰,立马冲了过去,抱住小灰看了又看,在他眼里看来,不论小灰的体积变得多大,小灰都是当年那个趴在墙角的灰色小团子,需要他时时刻刻的保护。

“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然连我的人也敢动!”修帝眉梢上扬,语气略带不悦,他在学校里当霸王习惯了,态度自然盛气凌人。

“什么?!”众人的小脸上全都写满了惊讶,小灰这只蠢狼竟然和修帝学长有一腿吗?真是太没天理了!凭什么光靠狼形卖卖萌就能得到雌性的喜爱,而他们鞍前马后的为雌性服务却什么都得不到?这不公平!

“哼,即使你是修帝学长又怎么样?我听说过你的传闻,据说你进入这个学校以后,打败了之前所有的老大,但是你以为面对我们这么多人,你还能打赢吗?”领头的竖发男孩站出来说道,一点也没有受到修帝长相的影响。

“说那么多大话干什么!你们一起上吧!免得别人说我欺负低年级!”修帝完美的继承了修雷的基因,一听有架打,浑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了,拳头更是捏得咯咯作响。

可能是修帝的语气太过挑衅,也可能是修帝美少年般的长相让部分人起了别的心思,他这一叫嚣完,竟然让低年级的众人全都楞了一下,没有一个人率先出手。

最后还是竖发男孩及时回过神,气急败坏的大叫道:“还愣着干什么?难道要让别人来看我们的笑话吗?”

“这……”大家面面相觑了,本来就是七八岁大的小屁孩,这时难免有些犹豫。

“切!果然不能指望你们!我一个人上!”竖发男孩是个有骨气的,他是魂兽,说罢就使出自己控水的能力,朝修帝攻去。

众人见状,也都不好意思继续装傻,好歹竖发男是他们的老大,为了帮他们出一口恶气才这样,如果这个时候他们退缩了,也太不是男人了!

“哼!你们只有这点本事吗?”修帝挡在小灰的身前,咧开了嘴角,他其实本身体内的魂兽不强,而是像他爸爸一样偏于预言系,但是在父亲修雷的训练下,再废柴的魂兽能力也能以一敌百了!

“深海泡沫!”修帝最不怕的就是打群架,他从口中吐出了一个个泡泡,凡是被泡沫扫的人全都被弹飞了出去,景象之壮观,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不过修帝的绝招并非没有弱点,一次可以吐出的泡泡数量有限,而且不能长时间存在,另外泡沫的移动速度缓慢,也就是说只要在泡沫之间找到空隙,对修帝进行近身战,那么打赢的几率就很大。

可是修帝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知道自己的弱点,所以在修雷的锻炼下,近身战也不弱,可那只是一对一的情况下,如果有好几个人同时突破了他的泡沫圈,并且其中还有人魂兽能力特别强的话,即使是修帝也会吃亏,而不幸的是……竖发男就是其中一个。

“哈哈哈!修帝学长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看招吧!无限水龙!”竖发男兴奋不已,学校第一的强人就要败在他的手上了,从此以后,他就是这所学校里最强的人!

“糟糕。”修帝轻蹙了一下眉头,这个距离已经避无可避了,而且身后就是小灰,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小灰受伤。

就在修帝打算硬扛这一下的时候,原本趴在地上啃骨头的小灰倏地站了起来,猛地蹿到了修帝的面前,发出了嘹亮的长啸,“嗷呜”

“轰轰——”竖发男的攻击正中了小灰。

修帝彻底呆住了,他没有想到小灰会帮他挡下这一击,尘烟过后,修帝终于回过了神,他心急如焚的叫道:“小灰,你没事吧?你怎么那么傻!老子以前挨打的时候多了,我被打一下又没什么关系!”

“嗷呜!”更响亮的叫声响了起来,随之展现在众人眼前的是毫发无伤的小灰。此时的小灰不同于平常,就连原本被烧焦的毛发也看不出任何痕迹,灰色的绒毛如同钢针,根根竖起,在阳光下散发着金属冷冷的光泽,深灰色的瞳孔褪去了以往的人畜无害,双目炯炯有神,显得锐利而骇人。

小灰再次张开了嘴,众人以为他又要发出长啸,可是他们猜错了,这次从小灰嘴里吐出的是黑色的球体,迅速飞出的黑球在空中和地面发出了剧烈的爆炸。

“天啊!这……这黑色的球体竟然会爆炸?!”

“太可怕了!”

“这不可能!莱特那蠢货怎么会那么厉害!”众人狼狈的东躲西藏,生怕被那恐怖的黑球近身。

不知道偶然还是故意,虽然黑球爆炸的威力很强,却每次都堪堪从他们身边擦过,以至于他们都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众多的黑球结束连环爆炸之后,不少人的衣服和头发都被烤焦了,尘烟消散下,映入他们眼帘的是灰狼散发着幽冷光芒的双眸。

直到这一刻,他们才意识到……原来小灰的体格是那么健壮,厚实毛皮下的肌肉是那么结实,仿佛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爆发力,明明是如此可怕的一头凶兽,为什么他们过去却从来没有注意到?

心中同样震惊的还有修帝,他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威风凛凛的灰狼,这还是那个需要他保护的小小幼狼吗?这还是那个会在他怀里撒娇,用耳朵蹭他的灰色团子吗?不应该是这样的……真正应该保护对方的那个人……应该是他!

这一刻,修帝的心里五味杂陈,他一直以为……小灰需要他的保护,可事实上……对方早就不需要了,小灰即使没有他也能活得很好,他只是……多余的存在。

就在修帝陷入沉默的时候,原本气势凌人的小灰突然又懒洋洋的趴了下来,灰色的狼眸迅速锁定了刚刚的骨头,然后闪电般的伸出自己的爪子,继续卖力的啃了起来,就好像刚刚的大发神威不过是众人的错觉罢了。

修帝一愣,随即又有些释然,这才是他所熟悉的小灰……只要有吃的,什么都会忘到脑后。

其他周围的人也是半天没回过神,不过趁着小灰啃骨头的这会儿工夫,他们全都一溜烟儿跑得没影了,只有领头的竖发男还有些骨气,临走的时候好歹撂了句狠话,“你等着!下次再战!”

众人离开之后,修帝又在原地等了小灰一会儿,直到小灰啃完骨头。

晚上放学的时候,小灰和往常一样乖乖跟在修帝的背后一起回家,那模样要多忠厚就有多忠厚。

夕阳下,两个人的影子被拉得很长,一前一后,交错重叠在了一起,因为小灰不会说话,所以一路上都很沉默。

在小灰即将到家的时候,修帝突然开口道:“你……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实力?”

“嗷呜?”小灰就像没有听懂修帝的话,一直摇晃着背后的尾巴。

“不要装傻了。”修帝垂下了眼帘,虽然语气并不重,但是灰眸中辗转的亮芒却给人一种沉重的压迫感,“这样耍我很有意思吗?你明明比我强!明明不需要我的保护!为什么还要一直跟在我的身后?”

是的,这才是修帝最没有办法接受的地方,男人的自尊心永远都是最麻烦的东西,即使那个人还是个小鬼头也一样,修帝的自尊不允许他在小灰面前丢脸,他一直都把小灰当做弟弟看待,哥哥保护弟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如果有一天这样的关系颠倒了……这让他怎么能接受?

“嗷呜”小灰的叫声听起来有了几分急切,虽然不知道修帝在气些什么,不过这么多年以来,修帝早就是小灰除了家人以外最重要的人了。

小灰有些手足无措的用嘴咬住了修帝的衣服,竖起的狼耳委屈的耸拉了下来,平时爸爸生气的时候,父亲都会做些什么呢?变成狼形,然后……

小灰学着父亲的样子,动作僵硬的翻地打了个滚,接着又举起狼爪子,保持着这个诡异的动作,一动不动的注视着修帝。

修帝愣住了,过了半晌,他才开口道:“你在干什么?”

“嗷呜嗷呜”如果小灰会说话,他此刻要表达的意思一定是‘逗你开心’。

修帝看小灰那只蠢狼就差没有急得抓耳挠腮了,嘴角下意识的微微向上扬起,蠢狼就是蠢狼,不论身体上变得多强,就这智商怎么也需要他好好看着!

“决定了,今天晚上回家要吃炸肉丸子。”修帝大步朝自己家里的方向走去,脸上的笑容又加深了几分。

炸肉丸子?!小灰的耳朵抖动了一下,灰色的小眼睛倏地亮了起来,他最喜欢吃温斯特叔叔做的炸肉丸子了!这一刻,什么弟弟,什么老爸全都被小灰扔到了脑后,他摇晃着小尾巴,迅速跟在了修帝的身后。

晚上七点,就在罗素疑惑小灰为什么还没回家,正准备给负责保护小灰的人打电话时,光屏突然亮了起来,来电的人正是温斯特。

“所以小灰是在你家里?”罗素很快就猜到了这一点。

“没错,好像是跟着修帝一起回来的。”温斯特笑道。

“看来修帝又用食物诱惑他了,这次是什么?排骨还是蒸肉?”

“是炸肉丸子,如果你厨艺水平再高一点的话,或许小灰就不会一直往我家跑了。”

“你这是在讽刺我?罗素挑眉。

“不,只是忠心的建议。”温斯特的态度相当诚恳。

“算了,等下我让斯雷卡去接他,麻烦你了。”

“以我们的关系,何必这么气?”

罗素和温斯特又墨迹了会儿,然后才挂了电话。

斯雷卡回家的时候,就看到罗素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桌上摆放着明显是刚刚送来的外卖食物。斯雷卡轻蹙了一下眉头,走到了罗素身边道:“怎么了?”

罗素抬头看了斯雷卡一眼道:“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斯雷卡的眉头蹙得更深了,不过片刻过后,他还是开口道:“坏消息。”

“真像是你的风格。”罗素一点也不意外听到这个答案,“坏消息是儿子和人跑了,小灰去温斯特家里蹭饭,小白则是去朋友家里过夜。”

斯雷卡闻言,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大变化,虽然两个孩子还小,不过他们的身边都有军方的人保护,如果有意外发生,他会第一时间得到消息,所以不用担心。

“好消息。”斯雷卡继续问道。

“好消息是……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罗素拉过了斯雷卡的头,轻轻在上面印下一吻,就在斯雷卡抱住罗素,想要加深这个吻的时候,罗素却微微侧过头,薄唇微扬道:“忘记说了,刚刚我告诉温斯特,等会你会去他家接小灰回来。”

斯雷卡:“……”

罗素从斯雷卡的怀里起身,伸了个懒腰道:“好了,去接小灰的工作就交给你了,吃了饭再去吧,我先去洗澡。”

于是……斯雷卡就那么默默的看着罗素的背影从自己眼前消失……

有时候,男人最大的悲哀就是……看得到吃不到,尤其是对于斯雷卡这个闷骚的男人来说,这种痛并快乐着的日子还会继续持续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CJ:这真的是最后一章了,这章写了叔一个星期,从周一写到周六所以分量十足因为似乎大家都很期待卢卡和艾迪的小包子,所以叔就写了这章

C:关于新文,本来是定好19号,也就是今天发的,无奈……稿子神马的完全没存起来啊工作真的是忙爆了所以可能会推迟到下周或者下下周叔真的有罪内牛满面中

最后也是老生常谈了谢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真的是太感谢了叔会继续努力为大家带来更多基情?+狗血?+“哔自动消音???”的故事

BY:有谁还记得小灰的真名叫莱特的同学请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