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你们一个个饭桶啊?怎么可能找不到?”

在走进叶藤砜的住宅内,就听到这厮的尖叫,真像杀猪的!

“叶籐砜,你鬼叫什么呢?我在院子外面就听到你的声音!”

叶籐砜盯着我看,整个世界就像已经停止了,秒针都为刺客而停止,本以为回来一个深情一报,谁知这厮忽地一吼:“统统给我下去!”

“你有毛病啊!吓死人了!”

“你怎么没死?”

是不是逻辑有错误,不是应该哭泣的说你回来了?

“我以为死了,真的,那天的赌约还没有完成,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怎么可以这样……”活像受气的小媳妇儿,两眼朦胧,原来叶籐砜也有可爱的一面,这真的是难以预见的一面。

“社长,乖乖,不哭不哭!告诉你哦!砜,你知道我的母亲是谁吗?”

“宋雅兰”

我两眼放光,看着社长,这个男人所有的一切都清清楚楚,真是太厉害了,为什么要这么厉害,这么厉害你妈知道吗?

“不要奇怪我为什么知道,我也是最近追到的,而且龙腾艺是你的外公,也是冷帮的死对头,不,也不算死对头,只是因为一个女人背叛了冷帮,你是不是把那个凤凰布借给了龙腾艺?”

“你怎么知道?”不行,为什么他什么事情都知道?好不喜欢的感觉啊?为什么啊?

“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你不知道的事情?”

“什么事情啊?”

“我爱你!”

“去去去……我知道这个事情!”

……

后来我才知道一切总是在叶藤砜的掌控之中,原来冷帮不知道的人早就无形的插入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有很多东西总是被我们抛弃,孩子,**,父母,也许自己就是被抛弃的那一个,八岁以前我一直以为我总是被牺牲的那一个,可是现在我确实那个一直被上天给予好运的人,一切都是因为有他,

“在想什么呢?”叶藤砜抱着我说道,我看着他说,“我在想我庆幸有你!”

“我也是的!”

“哦,对了,龙腾艺借凤凰布干什么用?”

“你知道的一直我们都在寻找让人起死回生的宝藏,其实那钥匙过去百年已经很难寻找了,很多人为此抛弃子女抛弃孩子,可是至始至终她们都不知道这一切都有捷径的!”

“什么意思?”

“你知道为什么龙腾艺会买下莫宅吗?”

我摇了摇头,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我一直都不相信,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呢?

“因为莫宅就是宝藏入口!凤凰布只是地图,龙腾艺他什么都拥有了,可是他却没有拥有最关键的东西,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会救你!“

“什么意思!难道不是因为我是他的外孙女?”

“打开这道门必须由冷帮创始人这一脉的血以及他挚爱的血,而龙腾艺,他们虽说是创始人这一脉,就算背叛了冷帮,他们的血缘是不会变的!”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我是他的外孙女,那么我的血以及你的血就可以打开通道了!”

“不愧是冷少爷,如此聪明!”

“我以为他们还是有一丝感情,原来不过如此?对了,那上官他们是属于那边的人?”

“宝贝,我们不要想了,还记得那个赌约吗?”

“你要我做什么?”

“我们离开这里,换一种生活,突然觉的我们一直到都在寻找,这些已经占据我们大部分生活了,我们是不是应该享受我们自己的生活!”

“真的吗?其实我一直希望有一个完整的家,开开心心的生活,不在被外界这些打扰,过我们所希望的生活!那你的母亲?”

叶藤砜抱了抱我,“可是我不想失去你,打开通道是需要两人心甘情愿的血祭,这也就是为什么龙腾艺没有那你威胁我的原因!”

“血祭?也就是我们必须被放干血?”

“想得到什么我们总是需要付出什么!想得到生命,我们当然要付出生命,老天没有白痴的白白送给你这些!”

“原谅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老实告诉我,我就陪你游玩全世界!”

“我知道你问什么,那些琴棋书画,雷电风雨,他们,你就不要担心,他们其实才是真真的冷帮老大!”

“我不是想问这个,我想问你是不是永远都不会丢下我不管?”

叶藤砜无语的看了我一眼,直接扑倒我,

“你不丢下我,一切就阿弥托福了!”

……

很多年后。,

“砜,后悔放弃一切吗?”

“不后悔,你看现在的我们多幸福!雷他们说宋雅兰他们还在寻找宝藏钥匙!”

“他们永远也不会打开,因为四分之一不是在你这儿?而且捷径需要的是爱,可是他们不懂!”

“爹地,妈咪,你们又抛弃我了!”背后传来奶声奶气的声音,一个路都走不好的小胖墩,摇摇晃晃的走来,两眼睛淋着泪水,小嘴撅着,

“砜,你烦人的儿子醒了,跑过来了!轮到你抱了,我去看电视了!”

这小孩太肥了,尤其粘人,我还先溜比较好,宝宝乖哦妈咪很爱你没抛弃你只是你太粘人了哦!

背后叶藤砜无奈的抱起小胖墩,这辈子为后悔的就是生了个粘人的小胖墩儿子……

————————————————————————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