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取出两个狗腿子脖子上的飞针,待冰完全融化之后,没人能查得出他们的死因,也就不会怀疑到他的头上。

带着林蝶从容下楼,两人配合的十分默契,全都面带不悦之色,小侯爷更是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语调说:“太过分了,小王爷了不起啊,你坐你的雅间我们坐我们的窗边,又不碍你的事儿,干嘛要赶我们走。”

林蝶附和:“就是,秦王世子怎么可以这么嚣张,太过分了。”

众人一听,更没有人敢上楼了,掌柜的吩咐伙计,一定不能让任何人上去,除非小王爷下命令。

两人快步走向商团歇脚的客栈,要求林鸿义他们马上启程。

“为什么?”林大叔不明所以,刚刚住下还不到一天,干嘛要着急走,说好了多住两天的。

萧辰也不隐瞒,说:“我们刚刚联手宰了秦王世子,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封城,早晚会查到这里来,到时候想走都走不了了!”

“什么?”大叔眼睛一瞪,你们的胆子也太大了吧,藩王世子都敢杀?

林蝶抓住老爹的胳膊,语气急切的说:“为什么杀秦王世子,就不跟您过多解释了,还是赶紧收拾行传上路吧,不然商团肯定会倒大霉的。”

林鸿义无奈,只能找了个借口,把伙计们全叫起来,准备出发。

酒楼里,掌柜和伙计们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小王爷点菜,而此刻早已经过了饭点,那帮人在楼上待了大半个时辰,竟然连一壶水都不要。

太奇怪了吧,掌柜怂恿了伙计好一阵,伙计才壮着胆子站在楼梯口,用并不洪亮的声音喊:“小王爷,您可有什么吩咐?”

没人回答,掌柜的等了他一眼,意思是声音太小,上面的人听不到。

伙计都快哭了,心想死就死吧,这次扯着嗓子喊:“小王爷,您可有什么吩咐,本店的特色菜很多,我们掌柜说了,您可以随便点,账算在他的头上。”

掌柜的过来给他一脚,呲着牙小声说:“什么叫算我头上,让他白吃吗?”

伙计直接哭了:“是您吩咐道,说什么都行,我这不也是没话找话吗?”

楼上还是没有回应,掌柜的紧皱眉头,说:“不对劲儿,别是小王爷出事了吧?还愣着干嘛,赶紧去门外把王府侍卫们叫上来,让他们上去看看!”

“哦!”

侍卫们知道小王爷心情不好,但他们还是小心翼翼的上楼,一看看到倒在地上的跟班儿老二,再一看雅间开着门,包括小王爷在内,几个人全都倒在血泊中。

“杀人了,小王爷被刺杀了,快来人啊!”高亢的喊叫声随即响起。

掌柜吓的屁滚尿流,小王爷死在自己的酒楼里,这些可别想有好果子吃,估计不死也得扒层皮!

很快,消息传到王府,秦王李定国大怒,要求立即关闭四座城门,全城通缉杀人凶手,命州牧亲自带领最有经验的衙役,到现场去勘查情况。

根据现场之人的供述,一个时辰前离开的那对年轻男女嫌疑最大,也就是萧辰和林蝶。

而此时,林氏商团刚好走到东门这边,几十辆马车排成一列,前面的几辆已经顺利驶出城门。

一骑飞奔而来,高声对着城门令喊道:“秦王殿下有令,关闭城门!对所有接近城门的年轻男女进行盘查,可疑的立即抓捕。”

城门从上面跑下来,指着商队问:“放他们出城吗?”

林鸿义心里咯噔一下,虽说已经有几辆马车出去了,但大部门还在城门里面,一旦被禁止出城,结果会怎么样,谁都不敢保证。

骑着马的那个人扫了一遍商队的人,说:“他们这些年全都不符合凶手的年龄情况,而且并没有女孩子,放他们出去把,免得留在城里添乱。”

“得令!”

林鸿义长出一口气,快马加鞭,领着剩下的车快速出城,同时也庆幸没有带着女儿一起走,否则刚才就会被当成嫌疑对象。

不让林蝶跟着商团,是萧辰的意见,毕竟在酒楼的时候,因为林蝶长的漂亮,大家都忍不住多看两眼,记住她长相的人很多。所以最好是先在城里躲一阵子,等风头过了再离开。

秦王府侍卫,秦州城的衙役、巡捕开始在全城展开地毯式搜索。

萧辰和林蝶十分放心的继续住在之前的客栈里,他们原本是要换地方的,可是听说店老板的女儿是被秦王府骗走,到现在都生死未卜,老板对秦王一家恨的咬牙切齿,得知李翰杰死于他们之手,直接就当成恩公供起来了,同时保证他俩的安全。

果然,老板有自己的一套经验,侍卫和巡部门来搜店的时候,表现的十分配合,谁都知道他闺女在秦王府,下意识的认为他不可能窝藏嫌犯,加上银子不动声色的塞过去,那些人只是简单的走了个过场,然后便扬长而去。

夜幕降临,小侯爷安顿好林蝶,穿上夜行衣去往秦王府。

秦王府占地面积很大,超过两百亩地,其间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简直达到了奢华的极致,在大楚朝除了皇宫之外,估计这里是最豪华的宅子。

四片叶子武魂分头行动,不一会儿功夫就把这里了个底朝天。

他不动声色的来到书房附近,将一片叶子悄悄的送进去,顺利突破里面的音障。

坐在书房里的是秦王李定国,和他的头牌幕僚兼任相国的卢先锋,气氛有些沉闷。

卢先锋一抱拳:“殿下,你可要节哀顺变啊,贼子实在是太猖狂了,竟然在秦州城里下手,世子死的真惨。”

李定国面无表情,哼道:“抓住凶手之后,本王定当将他碎尸万段!卢相国放心,本王不会因为这件事的发生,从而耽误更重要的事情。”

“殿下英明,您完全是成大事者的xing襟,属下佩服。”卢先锋当然不会放过拍马屁的大好机会。

秦王的嘴角不由自主上翘,好像是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说:“其实这样也好,翰杰死了,本王不用为改立世子的事情为难,他也算死的及时,为本王解决了不少麻烦。”

你妹!

正在偷听的小侯爷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心想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就该留李翰杰一条狗命,让他继续做坑爹的事情。

为了自己活命,不惜出卖老爹,这可是知足的坑爹性格,一旦他被废了世子之位,肯定会跟老爹秦王对着干,特别是有人在旁边推波助澜的话。

哎,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小侯爷心里这个后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