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没啥灵感而去看回之前的章节,才发现...错字挺多的xd)   ------   这一天,我吃了人生第一个颜面直击的飞踢。   那是,正当我们准备好登上hoverbase的时候──   “────!”

  “迪恩先生,那边好像有个人在大喊着什麽高速跑过来啊?”

  听大雄这麽一说,我也好像听见了不知是谁的大喊,於是就想说回过头去看看。   “嗯?粉红...?”   那一瞬间,我好像看见了什麽粉红色的东西闪过。   “呜啊──!?”   然後的下一瞬间,我看见了──   鞋底。   没错,是鞋底。

  到我感觉到脸上的痛楚时,我才终於明白到,为什麽自己会看到鞋底。

  因为,那是一记飞踢...而且还要是直接踢脸的!不,直击颜面也算了,重点是──这一下居然把我踢飞出好几公尺!   “呜~好痛...咦?这是什麽...血?哇我靠!这不是鼻血吗!?”

  我正想着要看看是哪个混帐东西踢飞我,按着鼻子就这麽站起身来。   “你...!?”

  当我看见眼前站着的人的时候,我惊讶得完全说不出话来!

  ...不过她并没有给我惊讶的时间,她瞬间接近到我身前,一记左勾拳击中了我的腹部!   “────!”   这一下把我肺部里的空气给挤出来了!   “去死吧!迪恩.洛亚克!”   “──!?”   接着我的下巴,被她的上勺拳击中了!

  我因为想说话而张大嘴巴,所以被击中的时候,顺道咬到舌头了。

  这一下上勾拳,把我打离地面大约半公尺左右,最後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   (这是什麽怪力...!)

  “怎麽了?刚才发出了好大的声音...小七!?为什麽小七会这样倒在地上七孔流血似的啊!?这,这是凶案现场吗!?”   从hoverbase里走出来的小四被我的惨状吓倒了。   “哼,这种无可救药的人渣,死了就好。”   小四没见过的少女吐出了狠话。   “所言甚是啊,这位小姐。”   “你在认同什麽啊小五!?”   “就是说啊...”   血迹斑斑的我一脸蛋定地站起身来抗议。   “你,你没事吧?那,那女人...!”   “不,没事,这是常有的事了。”

  我一边挡下想要暴走的小四,一边用琳递过来的毛巾擦掉血迹。   “好久不见了呢,露娜大小姐。”   (没想到这位大小姐又离家了...)   “大小姐!?”   小四似乎对於这个称呼感到非常惊讶。

  “没见一阵子,看来你过的挺滋润嘛...和这麽多女性一起呢...!”

  除了琳以外,周围还站着一,二三四个女性...外加男性一名。   “等等,这是误会...为什麽又握紧拳头了!?”

  “你就觉悟吧!今天我不把你打个半死的话,我的气可不会顺啊!”   正当露娜快要打下来时,她的手被另一只手抓住了。   “嘛嘛,露娜,就先听听他的解释吧。”   “艾,艾露?...这麽说,艾拉也在!?”

  躲在艾露身後,只露出刀柄和刀鞘的人...看来是艾拉没错了。   (真没想到连这两姊妹也在...!)   “没想到你居然还记得我妹妹的名字呢...!”

  “等一下,艾露小姐?你身上好像出现了奇怪的黑气啊...!?”   我现在感到非常胃痛。

  “总之,你要是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我可不会接受喔?”   你想要的不是‘合理的解释’而是‘你接受的解释’吧!   她捏着拳头,关节发出了可怕的声音。   “我,我会尽力的...”   老天保佑。   ──我一边吞着口水,一边向不知在哪里的神祈祷。   ............   “哈?跟你一样的人?完全不明白!”

  被‘离家大小姐’,‘溺爱姊姊’还有‘持刀妹妹’围困着的我,全身各处都在冒着冷汗。

  负责质问的露娜大小姐;在旁边用修罗般的脸来给予压力的艾露姊姊;还有虽然什麽都没做也没看着我,但存在本身已经让我感到非常困扰的艾拉妹妹...   (这...这里是黑洞的中心吗...?)

  顺带一提,现在hoverbase已经在移动中,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是无路可逃的。   (没想到,大雄那家伙居然...!)

  当时被三人围困的我向在场的大雄求救,结果他居然把我们骗上hoverbase,然後跟驾驶役的乔治亚说了一句“可以出发了。”,於是就演变成现在这窘况。   “简单来说,就是像我那样,能够变出铠甲的人们...”

  关於‘大蛇机械人是不是铠甲’这一个论点,我都已经懒得去逐一订定,你们说是铠甲就是铠甲好了。   “那为什麽...全都是女的啊!?”   “我哪知道啊!?”

  (其实大蛇之中也有两个男的啦...不过一个不知在哪,另一个被我吃掉了。)   “算了...你跟她们是什麽关系啊?”   “什麽什麽关系啊...只是旅行的同伴而已。”   没错,只是这样的关系而已。   “你以为用这种答案就能敷衍过去吗!”

  露娜俯下身来,她的脸靠得非常近,她身上传来某种香味。   “就算你这样说...”   当我把视线向下移的时候,不小心看见了衣领里面...   “等...等等!你在看哪里啊!?”   露娜也发现了我的视线,立即双手按衣领後退。   “抱歉,这是不可抗力。”   (没什麽好看呢...)   “没有能给你看的东西真是抱歉呢!”   “不要自己说出来啊...”   (得想办法离开这里...)

  “话说回来,露娜你实在太无防备了,刚才也好,之前也是。”   “之前?什麽意思?”   “就是穿裙子就不要使出飞踢的意思。”   “什,什麽!?”   “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我的确看见了,那粉红色的...”   “不要说──!”   (好,趁着露娜混乱的瞬间,赶快离开!)   正当我这样想着,拔腿就跑的时候──   “呜噗!?”   我的後衣领被人拉住了!

  “我不是说过,你不给出一个合理降解释的话,我是不会让你走的吗?”   随即而来的是锁喉功!   “呜!?”

  “来吧,你的理由呢?让我的妹妹露出那种表情的理由,这世界可是不存在喔?”

  (为什麽後半会变成完全否定的啊!?而且被锁喉的我根本就说不了话...!)

  “哼!居然想要逃跑...幸好我让艾露做好准备随时抓住逃跑的你!”

  (那捏!?可恶,果然没这麽简单...话说回来,我好像有点缺氧...?)   我不断拍着锁住我喉咙的手,示意我快不行了。

  “反正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什麽的,只是你的胡说八道吧!为了建後宫而抛下我们对吧!?”

  艾露终於松开了手,我立即吸入大量新鲜空气,刚才好像看见了过去片段组成的走马灯...

  “才不是,咳咳...当然不是胡说八道啊!我的确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再说...”   我站了起来,指着露娜说道:   “哪有会把没碰过的美少女抛下的後宫男啊!”   那一瞬间,时间彷佛冻结了一般。   (咦?为什麽我会说出这种人渣宣言啊!?)   “不是的!先别说那个...”   “差劲!”   露娜用尽全力甩了我一巴掌!   “呜...所以说等等...”   “这就是你的真心话了吗!”

  艾露再出使出了锁喉功,不过这次的力度大得几乎能折断我的脖子!   (又是这个天堂与地狱的结合体!?)   虽然背上的感觉好爽,可是脖子却超痛的。   “艾拉也说点什麽吧?你也看这个男人很不爽吧?”

  “对啊!要麽一刀砍下去也行!反正这个人渣不会这麽简单死掉的!”

  “呜!哦啊啊啊呜咿咿啊啊啊!(喂!我的身体不是这样用啊!)”

  不过她们这麽一说我才发觉,艾拉真的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甚至连一眼都没看过我。   (嘛,也是啦,毕竟我伤害了她...)   “...放开他。”   艾拉站起身来,右手摸上了刀柄,艾露也配合的放手了。   (好吧,要砍就砍吧。)   我乾脆闭上眼睛,接受艾拉的一刀。   ──砰。   是什麽金属制品掉落地面的声音。   “?”   我不禁睁开了眼,却看见了丢下了刀的艾拉。   “艾拉...?”   “等,等等!艾拉你不是想砍他才让艾露放手的吗!?”   “原来如此,艾拉,我明白了,随你喜欢就好了。”   艾露却摆出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

  “等等,给我等等!艾露你明白了什麽!?怎麽突然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啊...那是我想说的...   “迪恩先生...”   “有,有事吗?”   “是的,是关於你...不,大概是‘你们’的事吧。”   ‘我们’的事...?    起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