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一人御剑飞行比带着两人御剑飞行当然来的轻松多了,几个小时后,齐胜就感觉到体内的灵气快要用尽,他被迫飞下来打坐休息,不过这颗无限星地表的灵气不是地球地表灵气蕴含量相提并论的,所以齐胜并不需要花费几天的时间来恢复体内灵气。

  只可惜即便如此,等齐胜打坐完毕天也暗下来,西边的两个一大一小的太阳最终从天际边跃下。夜晚飞行是不可行,因为目力所限制,超过十米外就不是齐胜能够感知到的。所以齐胜只能就近找个村庄借住一晚。

  村里的人听到来的是仙长,各个异常兴奋,齐胜看着他们眼冒金星的样子,暗中防备,否则再次像何家村一样惹出**帐,真不知道怎样才好。不过有了手下,真是好,那些不必要的烦恼自然有机灵的赵子陵去处理。赵子陵看着那些激动的村民,他知道他们的龌蹉想法,但是设身处地的想一想也就觉得这些人如此的可怜。

  生活在这个修真世界的凡人就是蝼蚁的代名词,他们无法战胜可怕的妖兽,无法与修真者相提并论,也许某一天邪教的人来到这个无人问津的小村庄,恐怕对于邪教人员又是一个好的灵魂收割地。这些凡人最多依附在修真者的身边,受其保护,受其剥削。但是并不是很多村庄都有这个运气,能够有哪怕是炼气期的修真者入驻,因为对于求道的修仙者,与其浪费大量的时间处理俗事还不如多一天修炼,这样的话自个的修为或许还能够有所增进。也就是觉得此生无望的修真者会留下来,经营着自己的家族,只是要让修真者自觉无望该有多难啊!

  所以村里面的人就想着能否自己培养出修真者,用感情来羁绊束缚他为整个村子服务,但是有灵根的人出现率是多低啊,也就是修真者的后代出现灵根的几率高多了,也就有这种比较常见的借种。对于**的修真者来说,这也许是两全其美,但是对于一心向道的修真来说,确实颇为头疼的事情。

  赵子陵向那些欲求不满幽怨的眼神的村官们表达自己的师父需要休息了,以此打发了那些人。那个村长原本还想即便你的师父不近女色,你也好啊,旁边的那位也好啊!只不过村长的热情眼光并没有得到冯飞鸿和赵子陵的认同,赵子陵详做生气的呵斥几句,村官们也知趣的离开了,否则一再相求恐怕会惹怒仙长,最后...最后的事情他们不敢想也不愿意想。村官们把跟在后面的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村妇们遣送回家。

  齐胜看到赵子陵如此机灵心中暗暗的赞赏几分,他起身往这个屋子的主卧走去,然后把门关上。冯飞鸿看到如此,向旁边的小卧室走去,正当他要关上房门的时候,一双手顶住了。冯飞鸿看到是赵子陵嬉皮笑脸的,心里产生一种不妙的感觉,他正想询问赵子陵。赵子陵却从仅容他一人侧身通过的门缝灵活的转进去,然后不容分说的把门关上...

  第二天齐胜从主卧走出来,他昨晚并没有打坐修炼,而是轻轻松松的睡了一晚上,因为飞行了那么长时间对于精神力的消耗也是很大的,如果睡一觉,谁知道此刻的他会不会萎靡不振。但是让齐胜惊讶的事是,门边跪着冯飞鸿。

  齐胜询问一下,才知道冯飞鸿是想拜自己为师,齐胜正在衡量其中的利弊的时候,没想到赵子陵却说了:“师父,既然飞鸿如此赤诚之心,并且愿意奉献出冯家的遗物的分子上,你就接纳了他吧。”

  齐胜看着赵子陵挤眉弄眼的样子,再看看冯飞鸿低着头,然后双手兀然捧着储物袋。齐胜没想到会如此轻易的就...他当然很高兴,人啊,一高兴就容易忘形,他乐呵呵的收下了冯飞鸿,并且连记名弟子都省下了直接是正式弟子的身份。

  赵子陵咋了咋舌头,没想到昨晚的促膝长谈直接让冯飞鸿排在自己的前头,真不知道自己是对还是错。

  齐胜收了冯飞鸿的储物袋,然后钻进自己的主卧里面,细数钱财。而冯飞鸿仿佛松了一口气,同时对未来的生活多了几份希望,因为没有筑基期修士的大树,恐怕自己的修道生涯充满荆棘。如果有了齐胜在,自己就能够得到和以前家族里得到的差不多的资源,如果自己能够突破炼气期的境界成为筑基期的存在,那么自己报仇雪恨的机会无疑增加了不少。

  齐胜首先查看的那些药材和种子,由于这些保存在玉质的盒子里,并且用一张张附录进行封印,所以这些灵药和灵种并没有断绝生机。于是乎,齐胜根据从万法阁掏到的灵药图鉴分别出了这些药材竟然就是筑基初期归元丹所需的药草:培元草、紫云草、云露草、黄蕾花等等,虽然有些还没有成熟,有些还达到相应的年份,不过这些都让齐胜很满意了。齐胜虽然感叹为什么会这么齐,殊不知这些是冯家几代家族代代收集而来的灵药,没想到就这么便宜的给齐胜得到了。当然除了这些还有炼气期需要的灵药和灵种,不过这些对于齐胜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除了把自己原来没有的灵种保留一些收藏在五龙玉玺空间里,存放在木质的药柜里,那是齐胜特意从木匠里特制的药柜,如同医院中药库的药柜差不多,每个小抽屉的把手右边会贴上存放灵种的标签。多余的草药或者种子,齐胜都扔到其他岛上去了,这倒是便宜了狼群和那条老蛇,每当灵药成熟后,都会吃下去,增长自己体内的灵力。

  齐胜连忙把这些灵药移植在三分地里,并且用池水浇灌几遍,看到那些灵药并没有出现水土不服的样子,很是高兴。呆呆的看了这些灵草好一会儿后,他来到水池边,那颗被五龙仙人称为能够结出朱果的小树依旧云雾缭绕,仿佛云雾能够把小树给隐藏了,但是齐胜知道树上还有几个朱果在树上挂着。

  不过齐胜并不是看这颗朱果树,而是想看看前些日子种在水池旁的云雾茶种有没有生根发芽,可惜让齐胜失望的是一点破土而出的迹象也没有。这都差不多一个月了,还不发芽,可见这些云雾茶难以种植。孔掌柜说过,云雾茶是在三阶灵脉上种植的,难道我的五龙玉玺要吸收了三阶灵脉才行吗? 起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