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见张凡望着自己不说话,商秀珣终于再次鼓起了勇气,问道:“张公子是出自哪一脉呢?”

  “青云门大竹峰!”张凡目光之中满是追忆之色,低语道,“青云门大竹峰门下,家师田不易!”突地轻笑起来,越笑声音越大,“青云门大竹峰门下!家师田不易!我便是张凡!我青云门立派两千余年传至道玄师伯已是第十八代了!”说罢,声音渐渐低不可闻。

  “我离派数十年,辗转天下不知凡几,却不知何时方能归去,恐怕再回去时已是物是人非了。”说罢轻笑,“我终究还是个凡人啊。”

  商秀珣看着张凡突而激动,突而宁静地脸色,心中忽然生出一个想法,“若是拜在青云门下,不知能不能见识一下连这个人都推崇之极的道玄真人?想来那定然是神仙中人了。”

  张凡轻轻叹息一声,“说这些作甚,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他此时仍然说这种话,旁人却是有了疑色,李秀宁目光仔细打量着张凡,“商秀珣姐姐如此与他说话,分明并不把他说的话当成笑话,那么,她是相信他所说都是真的了,可是怎么可能啊,一个门派如果立派两千年的话,那要早到什么时候?而且两千年只有十八个掌教,算起来一个掌教起码要有一百多年的时间可活,世上哪有如此多的长寿之人,还都出在一个门派,不合常理之极,所谓事出反常即为妖。”

  李秀宁想起商秀珣说过的话,轻笑一声,道:“听说张公子寻秀宁有些事情,不知是何事?”

  张凡回过神来,看着这个钟天之之秀的女子,神情一阵恍惚,忽地轻笑起来,“说起来,我来飞马牧场其实主要是为了秀宁公主呢。”

  李秀宁一愣,“为我而来?”身后诸人不由得凝起了气势,一旦张凡想要对公主不利,便要出手制敌。

  张凡微微点头,“说起来有些丢人,我有一个不成器的记名弟子,居然爱上了秀宁公主,央我上门求亲呢。”

  李秀宁俏脸顿时生出一抹粉红,“张公子取笑了,秀宁蒲柳之姿,焉入得先生之眼。”

  张凡轻笑,“可是有些人就是不死心啊。”说罢,仔细看着李秀宁,见她目光若即若离,故意避开自己,已经明白她显然是猜到了自己的意思。

  李纲上前一步道:“张公子说笑了,秀宁公主乃是千金之躯,自然是要找个门当互对的才能谈婚论嫁。”

  “哦?门当户对?”张凡轻笑,“当真是君子所见略同。本人如今为青云门掌教,再过上几个月便要通告天下,自立为王,门下弟子寇仲,翌日当接我王位,君临天下,为世间共主,身份贵不可言,秀宁公主他日为后,母仪天下,当真是喜事一桩。”说罢,自有一股舍我其谁的气度,令人心折。   李纲一愣,“你要造反?”

  张凡轻笑,“有何不可?”众人皆是惊讶之极,想不通他一个隐世不出的门派有什么资本要造反?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张凡道,“我青云门底蕴深厚,自不甘人后,这天下之争,还请诸位拭目以待。”

  众人料不到张凡野心如此之大,李秀宁脸色娇艳,道,“张门主雄心壮志,令人佩服,只是秀宁已有心仪之人,怕是要令张门主失望了。”

  寇仲脸色就没有好过,被师父摆了一道不说,又被心仪的人当面拒绝,那脸色已经不能用臭来形容了。

  商秀珣显然也没有想到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忙道:“婚姻之事,岂可仓促便作决定,张先生未免太不把女儿家的事放在心上了,就算是说亲,也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

  张凡轻笑,道:“我自知道,只是怕有些事情被人捷足先登罢了。”说罢,又道,“寇仲听令!”   寇仲不满道:“师父,请吩咐!”

  张凡道:“这件事毕竟是你自己的事,还需要你自己亲自去办,听到了么,商场主已经说过了,需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这父母之命么,师父这里便算是父母之命了,至于这媒妁之言,嗯,有了,李靖不是已经投了李世民了么,你此去便去寻李靖,作这个媒妁之言,至于这个彩礼么,为师是个懒人,也懒得再动脑子去想了,俗世间还是真金白银最硬挺,便以二十万两黄金为聘礼,你自找人押送。”

  寇仲脸色被气得通红,咬牙道:“师父,所谓强扭的瓜不甜,又何必如此。”

  二十万两黄金被他轻描淡写地说出来,饶是商秀珣财大气粗也是颇吃了一惊,二十万两黄金完全够他招兵买马争霸天下了,居然只是拿出来作为彩礼,他到底多有钱?

  张凡似乎还意犹未尽,道:“这聘礼是出了,但是也不能不考虑人家女儿家的嫁妆,罢了,也是为师出了,再给你二十万两,就当是人家姑娘的嫁妆了,另外姑娘家出门在外的,不能没有自保的手段,为师再送女式仙衣三套,保管是刀枪不入的上品。”

  说罢,见众人看向自己的目光都充满了看暴发户的感觉,这才觉得差不多了,便道,“好了,秀宁公主觉得咱们的诚意如何?哦,女儿家面皮薄,既然如此,我便不问了,寇仲,你自去办吧。”说罢,扔过来一个小袋子,道,“知道了吗?”

  寇仲接过,忽听张凡传音道:“所有的东西都在这里了,你过几天去长安把东西送到,至于怎么办事,自己看着办,我可不管。这李秀宁为了拉拢柴绍下的功夫可是不少,你要小心了。”

  寇仲应了一声,却见李秀宁双眉紧蹙,显然是对这突然而来的事情有些手足失措。

  张凡见重药见效,便笑道:“所谓光说不练假把式,我身为青云门掌教自然要言出如山。今日我与秀宁公主作个约定如何?”

  李秀宁长吐一口气,缓了缓发晕的脑袋,道:“什么约定?”

  张凡目光深深望着她,“一年之内,我必起事,洛阳必是我掌中之物,而李密么则会成为我踏足北方的一块踏脚石。”   李秀宁道:“这与我有何关系?”

  “李渊得长安,故能长治久安,我若得洛阳,必虎视天下,龙翔九天,世间英雄于我眼中如无物,三年天下平定,十年之内一统欧亚大陆,到时寇仲为天下共主,我则破碎虚空,离世而去,所以,我希望你能有一个明智的选择,你若是选柴绍,那么,我为王时,柴氏一门鸡犬不留!”李秀宁脸色一震,“你说什么?”

  张凡脸色发冷,“我不是寇仲,寇仲作不了我的主,谁让我不痛快,我便让他真正的鸡犬不留!世间除名!”

  李纲与窦威均是脸色大变,“好胆!敢威胁公主!”一齐上前,想要动手。

  只是张凡突地伸出了一根手指,“星辰傀儡线!”二人顿时止住身形,“啊!”

  惨叫一声,竟似被一根无形的丝线操纵一般,做出了诡异莫名的动作,手脚都弯曲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

  商秀珣料不到事情急转而下,张凡居然下手如此狠毒且不见丝毫作势,这种诡异的手段着实令人头皮发麻。

  众人把李秀宁护在中央,小心翼翼地保护着,不敢上前动手。

  寇仲与徐子陵显然也没有想到张凡动手的毫无预兆,也是头皮发麻。   “放了他们。我答应你的条件!”

  “很明智的选择!”张凡露出一丝笑意,“我本无意用强,可是总是有人不识趣,好好说话就不行吗?”说罢手指微微一曲,“滚吧!”

  二人滚作一团,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湿透,再无一丝力气,看向张凡的目光充满了恐惧与不安。

  张凡向商秀珣单手施礼,道:“对于刚才的冒犯,张凡实在报歉,便送上黄金万两为场主压压惊吧。告辞。”   说罢,带着众人径自离去。

  徐子陵突然道:“师父,昨天我们认识了一个挺有意思的老头,想要去告个别。”

  张凡一愣,“老头?什么老头?你们两个小子没事瞎跑什么。”

  “那人是天下第一巧匠鲁妙子,很对我们的胃口,所以我们想在他那里学些东西。”寇仲道。

  张凡哦了一声,“去吧,记得你还有事要做,还有,今天晚上陪我去办些事。”   二人应了一声,自去找鲁妙子去了。

  张凡与素素缓步走出飞马牧场,素素道:“真的要让寇仲去长安吗?”

  张凡点点头,“玉不琢不成器,寇仲乃是一块天然的美玉,若不细加琢磨,安能放出夺目的光彩,再说,我也真的希望能够早日一统天下,让百姓不再受苦。”

  素素道:“百姓受的苦太多了,也是早些时候安定下来了。不过你为什么要对那个秀宁公主那么凶,居然要杀人家鸡犬不留。”

  张凡淡淡道:“有些人总是心存幻想,认为这个世上总会顺着他们的心意运行,殊不知越是想要掌控别人的命运,自己的命运就越发的惨淡。”

  “那柴绍生得一身好皮囊,又是世家大阀之子,自然比寇仲更容易获得美人青睐,我作为寇仲的师父,自然要力所能及的帮一下,四十万两黄金在你看来很多,但在那些世家人看来,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说罢,长吸一口气,“我所要做的,不过是用这些黄金买上几个月的时间,让寇仲有机会发展起来而矣!”    起点中文网